另一种孤独:天山童姥这个独居老人

2021-01-04 15:29

文/六神磊磊

天山童姥,是金庸书里一个隐世人物,辈分和武功都高得吓人。


她住在高峰之上,建了一栋叫灵鹫宫的乡村别墅。除了这一套房产外,她还有什么三十六洞、七十二岛之类的不动产用于收租。

童姥应该挺向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,你看她名下这些租户,“南海椰花岛黎夫人”“天风洞洞主”“桑土公”等等,名字个顶个的原生态,朴素程度跟猪笼寨有一比,童姥大概可以理解为“包租婆”。


在一些人眼里,当包租婆是蛮横的,平时不是挂着上百把钥匙上门收租,就是像《功夫》里那样踩双拖鞋叼根烟,没事欺压一下租客。

但换个角度看,其实童姥过得挺孤独的。

前面说了,童姥的居住环境很原生态,这种原生态必然伴随着许多困境。

缥缈峰这地方,环境相当恶劣,交通很不方便,连路都没修通。


今天除非是极度偏僻的地方,否则一般至少都能通路,通个邮递员等等。可童姥家却不行,桥都修不起来,交通生命线就是一根大铁链子。

可想而知,这样的地方平时根本没有外人踏足。姥那些租客就很少有上门交租的,有个叫乌老大的,几十年来就上过三次山,毕竟来一次太费劲了。

这样的地方,生活服务就更别指望了,柴米油盐估计都得靠找挑山工一点一点扛上来。

没有人上来,山上的人也不太出去。童姥自己起码好几十年没有出远门了。


平时想必没什么娱乐设施,成天在房间里发呆,同一个角度看了几千个日升日落,也不知道她腻不腻。

灵鹫宫对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“使者”,这些使者其实更像收租的加采购员,每次出去都是那几个固定点,有固定线路的。


今天去神农帮采买物资,明天去无量剑搞点特产,她们接触的世界和群体非常有限的,跟主流的江湖像是两块孤岛,各过各的日子。

其信息闭塞程度你不难想象,也许订一份报纸,等送到童姥案头一看,日期是去年今天的。

所以你会发现,童姥和灵鹫宫对外界的反应延迟很严重。

当童姥迈出房门,终于从山上下来,她跟世界其实是脱节的、跟不上频道的。


比如她遇到虚竹时候来了一句:“玄慈、玄悲这些小和尚都是你的师祖罢?”

就像一个二三十年代的人遇到个00后,实在没共同话题,只能问一下爷爷身体是否还好。

世上人已更替了好几轮,自己认识的熟人已老早退休,甚至去世了。自己眼中的小朋友,都已垂垂老矣。

是不是有点放眼天下皆寂寞,和时代无比膈膜的感觉?

童姥还有一个习惯,老说自己杀人不用第二招。实际上这个信息大概率也是过时的。


因为江湖早就变了,像乔峰、段誉这样的年轻人不断冒头,任何一个拎出来,她收拾起来都费劲,大概率最终是童姥躺地上碰瓷不起来。

当她看到慕容复的时候,才开始正视这个时代的年轻人,说:“姥姥数十年不下缥缈峰,没想到世上武学进展如此迅速。”

可她不知道的是,慕容复的武功“斗转星移”在江湖上早就不算新东西了,这手黑科技已经红了好多年,江湖上连小朋友都听过“以彼之道、还施彼身”。


就好像iPhone都出到12了,童姥手里握着的还是大哥大。

一个老人家,不知不觉就活成了闭目塞听。


当然,这很大一个程度上是被视野给闹的,她生活的世界里,见到的、认识的人实在是太有限。

童姥万万没想到,自己有被人抓下山的一天。在她最脆弱的时候,偏偏强敌突袭,她孤立无援,束手待毙。

幸亏好人虚竹出现了,施以援手,从危机中救出了她。


在那段日子里,各路人马围追堵截,遇到好多凶险,全靠虚竹无微不至为这个童姥奇怪的“小朋友”护法,背着她东奔西跑。


甚至跑了个跨国长途,从大宋一路跑到西夏皇宫。

这也可能是童姥一生中,第一次经历从保护者到被保护者的身份转变。在虚竹背上,她才可以稍稍放下绷着的强人架子,去看看过去数十年没有见到的风景。


很多人觉得是童姥成就了虚竹。实际上我看反过来也对。谁更依靠谁,谁为谁开了眼界,那还真不一定。

这个年轻人跟她过去几十年里接触的人都不一样。去固然也不乏人敬重童姥,但虚竹不同,他的这种敬重在人格上是平等的。


不像此前自己那些手下,明面上恭顺,内心都是怨怅和报复心理,童姥就说他们对自己:“畏则有之,敬却未必”,心里门儿清。

虚竹对别人说过一句话:“你这人存心不良,只怕要加害我的小朋友”,处处为童姥安全考虑不说,注意,还把童姥当成朋友看待。


童姥缺什么?恰恰缺朋友。她孤独啊。


事实上,在天山童姥那个时代,变化还算是慢的,天下武功可能十年、几十年才变一个流派。


们今天则不然,一切都提速了,信息技术日新月异,十年不下山?怕是日子都没法过了


连童姥这种武林高手,年纪大了、闭塞久了,都会遇到信息阻滞、跟不上时代的问题,更何况是你我平凡之人?


尤其是许多在农村偏远地区的人群。他们的不便,可想而知。


现在科技发达,金融教育卫生什么都能互联。但是大家有没有想到一件事:我们越方便,他们也许就越不方便。


前不久老人因为不会用健康码,以致出行困难的担心么。


比如转账汇款、生活缴费这种跟生活息息相关的事,都市人会觉得很简单,动动拇指就能搞定,可在农村偏远地区,这也许就是老大难。


当地人群也要转账汇款、生活缴费、账户余额查询,可是很多人不大会用智能手机。想要去银行网点,距离最近的也许在十公里外,要翻山越岭跑上大半天,比天山童姥下趟山还难!


为此,一个我们都很熟悉的伙伴——建设银行做了一件大好事,就是裕农通普惠金融服务。


这是一项针对农村地区的普惠金融服务事业。简单说,就是把金融服务送到最偏远的农村地方去。


大家可能不了解其意义。现在上上下下“脱贫”是关键词,而脱贫不是简单送钱送米,是得靠造血的。如果贫困地区没有金融服务,那就很难脱贫,特别是产业脱贫。


注意“裕农通”不是真的开网点,而是在村委、退役军人服务站、供销社等场所设立“裕农通”普惠金融服务点,让大家走几步路就可以办理缴费、汇款。


比如在四川邛崃市,建行就在当地大同镇水口社区设立了裕农通服务点,村民足不出村,便可在服务点办理社保缴费等业务。


今年疫情期间,建行四川省分行还在裕农通公众号开设“四川省内医院在线问诊专区”、“四川本地用工信息查询专区”。


村民不仅可通过裕农通公众号接入医院,在线问诊,还可以快速获取本地用工信息。


我觉得这个事很暖心、有意义,很讲武德。


何谓武德?当我们享受着便利的时候,记得帮助那些不便的人,不被抛离,照样温暖,就是真德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