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蓉:谁稀罕当一辈子少女

2021-01-04 15:57

文/六神磊磊

熟悉的读者都知道我是一个蓉吹。女人到三十、四十岁都可以学学黄蓉。她有一样好处——自信,年纪小的时候自信,年纪大了还很自信。


很多东西她都怕,偏不怕老。女生们难免都想一直当少女,好像黄蓉并不大稀罕总当少女。


有的事情上她未必完全自信,比如智谋上,偶尔她也会对人防备过度,想得太多。但是在另一件事上她特别自信,就是美丽、好看。一到这件事上黄蓉就充分地、完全地自信。


发现没有,黄蓉一直好看,十八岁好看,三十岁好看,生了三个娃之后还是好看,又过了十六年后还是好看。


在江湖上,“第一美女”是更新迭代很快的,基本上几年一个周期,不比今天娱乐圈慢。小花一茬一茬地冒出来,黄蓉之后出了美女高手李莫愁,之后更是有小龙女。可是黄蓉从来没有真正被比下去过。


李莫愁有超过黄蓉美吗,没有。小龙女真有赛过她美吗?没有。她自己女儿郭芙也是大美女,有比老妈美吗?给你感觉还是没有。


比如李莫愁。这个女人的心气是很高的,因为又有本事又美貌。


金庸说她“话声轻柔婉转,神态娇媚,是个出色的美人”。女人一好看,脾气大点都有理,要是再加上还有点能力,就更不容易服气低头了。


对比黄蓉,遭遇李莫愁时已生了三个娃了,而对方从没生过。按照老观念,比美、比身材肯定黄蓉吃亏。


两个人邂逅是在襄阳城外。一对陌生美女见面,那场景特有意思,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她俩一个说幸会幸会,一个说得见芳颜,实慰平生。但你相信她两是真心夸对方漂亮吗,其实心里可能想的是:“下巴那么尖,打针了吧、事业线那么高,隆的吧。”


可是一较量,李莫愁彻底服了,输得服服帖帖:“我远不如你,死在你手里,实所甘服。”


还有一句话她都没有说出口,就是我觉得我没有你好看,我服气了。


那一次较量,黄蓉有多好看呢?看“兰花拂穴手”:


一只雪白的手掌五指分开,形如兰花,姿态曼妙难言.....不单招招凌厉,且风姿端丽。


李莫愁当场自惭形秽,“脸如死灰”。人家黄蓉已经生了三个娃,那又怎么样。所以说好不好看和年龄有必然关系吗?和生娃有必然关系吗?在黄蓉这里没啥必然关系。


再从一个直男的角度去观察,会发现黄蓉有一种心态:面对一代代的美女,她没有什么压力。


早年间是少女的时候,面对漂亮的王妃无压力;奔四之后,步入中年,面对一个个更年轻、更漂亮的小姑娘,也没有压力。


小龙女第一次公开亮相时,素衣如雪,艳动全场,群雄都耸动了。黄蓉就是会场主持人,注意她有一点点错愕、失落吗?有一点点嫉妒、不安,觉得被夺去了风头吗?有一点点伤感怨艾,觉得时间流逝,自己老了比不过年轻姑娘了吗?没有。


本来美女容易怕老,当年越风光、越美艳的,往往就越容易患得患失,怕自己不再是舞台的中心,怕王冠跌落。看着小龙女,黄蓉其实很容易会想:哟,玩白衣如雪啊,当年我就穿白衣服的,小丫头你是学我来着?


可是黄蓉没有。她的心灵没有缝隙,没有一丝灰败的衰老的东西。


后来和小龙女相处,黄蓉丝毫没有作无谓的比较,没有强行压倒小姑娘的骚动,没有任何不自信的内心戏。如果有,一个人就难免会行为矫饰、动作变形。可是她没有。


她反倒是把自己少女时戴的金环送给了小龙女,束在她头发上。这是女神的传承,是一种绝美对另外一种绝美的自然欣赏,再无其它。


不止是对小龙女没有,还有对程英,对一切更加青春活跃的后起之秀都没有。


相反地,别人就有。李莫愁看见小程英长得美丽,立刻就动了杀机,要一拂尘拍死。


黄蓉心态好,为什么?说白了还是自信,越活越自信。她三十岁时的好看,和十八岁不一样,五十岁和三十又不一样。这个女人不强行去复刻过去,每个阶段都各具风姿。


比如十八时戴束发金环,白衣如雪,三十多岁的她不那么穿了,再那么穿未必最合适了,她这时出场是淡紫色的绸衫,还幽默地强行打两个补丁,以表示自己是丐帮帮主不忘本。


但是效果怎么样?杨过久别初见,看到她都大吃一惊,说出一句花痴话:


“原来郭伯母竟然这样美貌!小时候我却不觉得。”


他小时候郭伯母二十七八,反而不如现在三十三四岁惊艳。什么叫岁月不败美人,这就是。


何以杨过小时候不觉得惊艳,和女神姑姑呆了好些年后反而觉得黄蓉惊艳了?因为小时候眼瞎?不是。作为直男,我给一个答案:正因为和姑姑形成了反差。


黄蓉的美和小龙女不一样,没有那种“冷浸溶溶月”的清冷感,却更为风姿绰约,再加上几分纵横江湖后的英武、淡定,很让人心折。


所以当年欧阳克见到黄蓉走不动道,后来的杨过还是走不动道。有一个情节:作为“情圣”,青年杨过居然被黄蓉电倒,心中愿为她效力赴死,说“当真是百死无悔”。因为他看到的黄蓉是这样的:

“黄蓉抿嘴一笑,凉风拂鬓,夕阳下风致嫣然。”


杨过没见过,他扛不住。古墓里哪有这个啊。


一个女性,怎么能一直这样风致嫣然?我是个直男,总结不出太多具体秘诀。


非要说的话,大概就是,一、自信,二、绝不放弃美好,三、每一个阶段都活出每个阶段的美丽。


当了帮主,一忙起来就蓬头垢面,不行。像少女时那样完全仗着先天资本扛打,早晚一只叫花鸡,水也不补,该修复的也不修复,那也不行。早先的美往往靠天赋,后来的美要靠坚持和细节。


裘千尺本来也挺美,山洞里放任十年,后来咋样。
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